top of page
  • dulan0

【觀影心得】台大政治 陳弘儒

「在宅醫療」的理念讓我想到之前接觸身心障礙者權利的議題時,障礙者團 體推動的「自立生活」的權利。身心障礙者雖然失去了身體的某些機能,必須依 靠他人的協助,但他們仍然擁有自主選擇如何生活的權利。目前台灣的醫療體系 對於障礙者的處遇仍是屬於「醫療模式」,障礙者僅是接受治療的客體,無法選 擇自己要受到什麼樣的治療,也不清楚這些治療可能帶給自己的負面影響。此外, 醫生僅針對患者生理機能的障礙給予治療,忽略了障礙者受到社會排除、污名化 的問題。但如果從「人權模式」的角度,政府除了應尊重障礙者的主體性,也應 協助其重新融入社區。舉例來說,與其把資源都投入到收容機構,把所有障礙者 隔離起來,政府更應改善社區的基礎公共措施,讓障礙者在社區中也能像其他人 一樣自主生活。


在電影中,在宅醫療的「夥伴」是等到患者臨終前才進入家中,協助患者走 完最後一哩路。事實上,不只是臨終前需要尊重患者的意願,在整個醫療過程都 需要尊重患者或障礙者的自主性。除了給予生理治療外,患者也需要心理與社會 的支持,這都仰賴政府能不能及早提供協助,消除社區對於患者的污名,讓他們 能重新融入社區。我很驚訝「在宅醫療」跟「自立生活」的理念有很多相似的地 方,而且我覺得兩邊的倡議團體是有合作的可能的。在宅醫療團體關注的重症照 護患者,其實也屬於障礙者的一種。如果能結合兩邊的力量,或許更能推動這個 超越醫療模式,以人權為基礎的處遇方式。


參考資料

1. 身心障礙者權利委員會(2017),第 5 號一般性意見《自立生活與融入社區》。

2. 《何謂自立生活》台北市新活力自立生活協會:

http://www.ciltp.artcom.tw/ap/cust_view.aspx?bid=29

24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在電影中,我最有印象的台詞為,病患告訴醫生,「沒看著病人的臉,哪算 什麼好醫生?」 現今醫療制度中,在診間中醫師總是盯著螢幕、手敲著鍵盤,快速的打下病 人所述症狀。但在電影中的「要看人,別看病」,像是某種提醒──原來醫病關 係並不是冷冰冰的專業知識展現,而是真實且有溫度、人與人間的互動。 在電影中,醫師袍做為某種權力地位的展現。隨著電影劇情推進,在宅醫療 的性質是需要透過各方專業的合作共同達成,也

看完《回家:在宅醫療是社區的好夥伴》這部電影受益良多,也讓我很有 感觸。由於從小和阿公阿嬤一起生活,家裡有長期照顧年長者的經驗,因此看 到電影中幾個需要在宅醫療與照護的案例都非常有同感。起初高橋醫生對在宅 醫療的運作還不理解時產生了許多誤會和問題,但是在他的努力以及照專和整 個照護團隊的協力合作下,每個案例都有了最好的結果。即使電影情節必然會 經過美化與簡化,但也讓我覺得和日本相比,現今臺灣醫療體

今天上課時看了「回家——在宅醫療是社區的好夥伴」這部電影。電影的 劇情走向其實蠻好抓的(除了我以為男主角會跟照專在一起 XD),但在通俗的 劇情之中,「在宅醫療」這個議題透過好幾個家庭的故事被很仔細地呈現出來, 讓人印象深刻,對在宅醫療的基本運作方式也有了大致地認識。 在看影片時,因為劇情其實蠻動人、渲染人心,所以我大概從中間就開始 瘋狂落淚……後來想想,劇中的角色是為了「善終」才選擇在家裡走完生

bottom of page